六人圓桌:廬陵的中秋
記憶最深的習俗是“收月亮”。母親 把圓桌搬院子里,花生、月餅、柚子雜陳于桌面,她還取來一個瓷盆置于院子中間,里面盛放一些打來的井水。

六人圓桌:廬陵的中秋

歐陽躍親

歐陽和德

劉述濤

楊蘭瓊

陳煒

曾亮文

主持:安然

嘉賓:

歐陽躍親(青原區) 歐陽和德(吉安縣) 楊蘭瓊(永豐) 曾亮文(永新) 劉述濤(遂川) 陳煒(峽江)

安然:請談談你家鄉的中秋風俗,其中最好玩的是什么?有些什么有趣的傳說?

曾亮文:

記憶最深的習俗是“收月亮”。母親 把圓桌搬院子里,花生、月餅、柚子雜陳于桌面,她還取來一個瓷盆置于院子中間,里面盛放一些打來的井水。此時,天上圓月高懸于空,大地灑滿清輝,瓷盆里的月亮也分外皎潔。品完月餅,撤掉圓桌,最重要的事就是“收月亮”,母親雙手合十,滿臉虔誠地望著天上的圓月,然后彎下身子,小心翼翼地將臉盆連同月亮端進屋里去。母親說,這叫“天降洪福”。

陳煒:

其實拜月、吃月餅、燒寶塔這些風俗大家都有。我小時候好玩的事,是我媽教我做的。打好一盆水,把一面圓鏡子放進去,就能照出來彩色的月亮。在物理學科啟蒙之前,我們姐弟都覺得我媽很了不起。

還有小時候奶奶總告誡我們要敬畏月亮娘娘,說八月十五這天,一定不能用手指月亮,否則會爛耳朵,說得很嚇人。但其實我早早就試過,并沒有爛耳朵。

有一回八十多的奶奶和我說話,她很感慨地說你是大姐,一向也聽話。但我知道這群孩子里就數你膽子最大主意最多,不要以為我不知道。

奶奶說得輕松,聽得我一身冷汗。

歐陽和德:

永和人喜歡沿用窯火點塔,燒起熊熊大火,火光映照整個天空,煞是好看、好玩。這一天,夜色降臨,一家人吃完豐盛的晚餐,穿戴整齊。大人端出果盒放在門口的小方桌上,然后燃起香蠟,拜月,打爆竹。孩子們圍著小方桌,歡快地唱起了兒歌:“月亮丫丫(爺爺),打爛杯里,軒(扔)來床嗲(底下)”,蹦蹦噠噠地準備享用月餅。拿著月餅后,大人會告訴孩子:“對著月光丫丫,許個愿!”

歐陽躍親:

中秋燒瓦塔是我童年里最美好的記憶,但有趣的還是“討”燒瓦塔的柴火過程。扒拉幾口晚飯,我們就集合在孩子王身邊,孩子王一手拿著一個破臉盆,一手拿著一根棍子,這是討柴火“鳴鑼開道”用的。每到一戶人家,我們和著破臉盆的“嘭嘭”聲使命高喊“八月節、火燒塔,家家人家都要發”,自覺點的農戶,聽到叫喊就趕忙把稻草交給我們。如果遇到小氣點的,我們毫不客氣,叫喊的話變成:“八月節,火燒塔,冇拿稻草就冇發”。幾十個小孩齊聲大喊,聲音震天,那農戶自然乖乖投降,把稻草交給我們。

安然:

一直到三四年前,月餅都是節日里重要而珍貴的內容之一。請分享一段自己最難忘的,與吃月餅有關的小故事。

楊蘭瓊:

小時候不喜歡吃月餅,因為多是“五仁月餅”。但喜歡看母親端著果盤虔誠祭月,喜歡看父親將硬梆梆的月餅切成八瓣,我歪著頭一塊塊看切面,從五仁里摳出冰糖粒,含在嘴里,享受其慢慢融化、細細吞咽口水的甜。如今月餅花樣百出,我喜歡以茶佐之,咸月餅佐大紅袍、金駿眉,甜月餅品佐碧螺春、狗牯腦。窗外有月光相隨,身邊有親人相伴,夫復何求?

陳煒:

有一年吃月餅,隔壁人家的爺爺一口下去把牙給磕壞了,就是那種有冰糖的老式月餅。這事讓我一直記到現在。

曾亮文:

有一年中秋,品完月餅后,我和姐去鄰村的外公家賞月。沒想到,走到半道上,碰到她的未婚夫,他的手里拿著兩個月餅,看上去很好吃的。他大概是來約我姐姐一起去江邊賞月的。我姐紅著臉忸怩著。他們對視后,相互點了點頭。我姐叫我先回去,語氣里滿是請求。可我很淘氣,非要跟著去。情急之下,準姐夫拿著一個月餅塞給我,用央求的目光看著我,可我就是不答應,后來,他將手表捋下送給我。我這才高高興興地回家。

歐陽躍親:

小時候,家里不富裕,中秋節吃的月餅就是薄酥餅,聽父親說,那時的老介福薄酥餅賣得最好,得提前好多天排隊才能買到。有一回,邊吃著薄酥餅邊去討柴火,因為不舍得吃,咬一口后就把薄酥餅揣進褲兜里,可哪里知道,由于來回奔跑、擠來擠去,薄酥餅最后碎成渣渣,只好捧著吃,吃完褲兜里全是油,第二天起床,褲兜被老鼠咬個稀爛。

歐陽和德:

那年中秋節晚上,我們準備吃月餅,突然生產隊派人來通知爸爸去開會,說是抓到一個偷板栗的,去聽作檢討,這是隊里嚴厲的規定。

我隨爸爸到了隊部,看到了那個偷板栗的“賊”———竟然是我的同班同學,是鄰村的。他愛好打乒乓球。有一次上課時間溜出去打球,被罰作300字以上的檢討。他寫道:“今天上語文課,我約同桌一起去打乒乓球,他打一個過來,我接一個過去。他又打過來,我又接過去。他又打過來,我又接過去……”同學們都哄堂大笑。老師并沒有嘲笑他,只是警告他以后不許上課再去打乒乓球了。但他這種作檢討的方法卻傳開了。

今天他作檢討,是不是“打了一個板栗,又打了一個板栗”?正當大家疑惑的時候,只見他哆哆嗦嗦地拿出一張紙,念道:“今天是中秋節,我爸爸走了十多里路,從街上買了兩斤肉,準備板栗煮肉湯。我們村里沒板栗,爸爸就吩咐……”他哭了起來。在一旁陪作檢討的是他爸爸,連忙向大家鞠躬,說:“都是我不好,沒教孩子做好人,以后再也不來偷了。”

隊長是個年輕人,心軟,見不得眼淚,趕緊說:“可以了,可以了。你們趕緊回去過節吧。”隊長的老婆上前嗔怪隊長說:“看你把人家孩子嚇的。人家不就是想吃板栗煮肉湯嗎?”說罷塞給他們一個袋子,里面裝了一些板栗和兩個月餅。

由于“賊”是我同學,我陪他走了一段回去的路。路上我問他:“今天是中秋節,你許了一個什么愿?”他表情木訥,不作答。

四十年后,他打電話告訴我,他通過種板栗和茶葉,致富了,當上村主任了,并告知我當年中秋節他許的那個愿:“以后一定要當隊長,娶一個好心的老婆”。如今,他如愿了。

安然:

給大家分享一件事:去年中秋夜,我獨自在羊獅慕大峽谷的崇山峻嶺中迎來了一輪紅月亮,想一想吧,一個人在高山之巔獨擁中秋明月,那是至為奢侈的一幕,彼時彼刻震出淚水的情愫至今難以細細言訴。那么,你又有過什么樣的賞月經歷值得一說?你還會一如從前,以莊重期盼又明媚的心情過一個中秋么?

曾亮文:

父親的最后一個中秋節是在醫院里度過的,雖然病著,但那天父親的精神特別好,說要去看看月亮。我攙著父親走出醫院,兩個人來到江邊坐著,靜靜地望著月亮,聽著江水靜靜地流淌。雖然兩人言語不多,但仿佛從來沒有這樣彼此信賴過。雙親去世后,我再也沒在老家過過中秋。但我真想回到從前,與他們一起再過一次中秋。

楊蘭瓊:

中秋已過數十年,唯有一次“天人合一”的獨特感受。那年中秋天陰,無月,在失望中早早睡去。不曾想夜半卻被月光“照醒”:窗簾空隙,一條潔白的光帶正好照在我身上。月亮近在咫尺,被其吸引,悄然起身到陽臺上。此時萬籟寂靜,仿佛宇宙間只有我和月。我望月,月望我,突然感覺月亮特別親切,猶如一位久未見面的老朋友,在無人打擾的夜晚,我倆悄悄約個會,不禁相視一笑!

劉述濤:

那一年,我留在鄉下過中秋節,不知如何打發這個明月夜,就和藥店的一位朋友,兩個人買了帶蠟的彩紙和蠟燭,折紙船放河燈。哪知道,我們剛放了六七盞,對面學校的一群年輕人看見了,又喊又叫,也沖出來放河燈。

在這個晚上,凡留在鎮里的年輕人,都跑到河邊上來放河燈,一河的燈火,閃閃發亮,現在想起來,仍覺得那是我這輩子過得最開心的一個中秋節,一盞盞普普通通的河燈,照亮了我,也照亮了他人。

很可惜,現在想要尋回這份快樂,卻是放一千盞放一萬盞河燈也尋找不回來了。

陳煒:

呵呵,我來說個和愛情有關的細節。有一年我們幾個單身教師留在鄉間校園一起過中秋,晚飯后一起吃零食打牌。不知為什么那晚我一直心神不寧,總是出錯牌。索性散了,一個人趴在宿舍窗臺上望著月亮發呆。半夜里聽到辦公室的電話鈴聲一陣陣響得人心慌(那時沒有手機),總覺得是找我的,想去接又怕跑空,結果心事重重地看了一晚上月亮。

第二天接到電話。他說半夜一個人在宿舍看月亮,忽然好想打個電話,既擔心沒人接,又不甘心沒人接,于是打了又打。他還說其實也沒什么別的事,就是想告訴我他窗前的月亮很白很亮,星星也很亮。

我一直好恨那個晚上沒有去接電話。從此以后每個中秋我都會想起東坡那句“此事古難全”。我知道,后來的每一個月亮都不是那一年的月亮。

安然:

2006年5月20日,國務院將中秋節列入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2008年起,列為國家法定假日。談談對中秋節作為中華文化珍貴遺產的認知,以中秋為例,作為個人,在G5時代,我們在傳統文化的繼承和弘揚方面能做些什么?

曾亮文:

現在,課堂上,我會給學生講燒塔、放火燈、收月亮等等。作為老師,我覺得這是我的使命,我每年都講,不厭其煩,希望在世界多元文化發展的今天,能增強他們對民族文化的自信與認同。

歐陽躍親:

中國的才是世界的。目前,我已申請一個微信公眾號,正在寫廬陵印象系列文章,并結合圖片一起展示。雖然已經完成42篇,但要寫的東西很多很多,平時要上班,只有雙休日騰出時間去拍攝和寫作。我的目標是一事一寫,力求通過個體展示全貌。傳統文化的繼承和弘揚,首先必須深入地挖掘整理,我愿意繼續下去,把那些消失的、即將消失的都記錄下來,也算是盡點綿薄之力。

劉述濤:

對于這個問題,我有些悲觀,中國任何一個傳統節日,我們只繼承了它的名字,早已放棄了它的內質,特別是那些節日的儀式感,我們都已經放棄或者是淡化了,現在,我們又拿什么來談繼承和弘揚呢?

但是,作為一家文化企業中的一員,我又有些慶幸,慶幸我們一些文化企業正在展示他們的責任與擔當。比如祭月、拜月、祈福,就在一年又一年的活動中上演。所以,還是不用擔心,有些傳統文化會在歷史的長河里淘汰,自我修復,自我沉淀,皆是正常。

陳煒:

嗯,這個問題很大,我從女人的角度來回答。女人是家庭的黏合劑,為人女,為人妻,為人母,我們新時代的女性,要在做好工作的同時,做到在傳統節日帶愛人孩子回父母家看看,在日常生活中在家庭營造傳統的儀式感,總之我認為一個上得廳堂又下得廚房,能簽訂單又能織毛衣的女人,是特別酷的。歐陽躍親歐陽和德劉述濤楊蘭瓊陳煒曾亮文

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井岡山報”、“吉安晚報”、“吉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吉安新聞網”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吉安新聞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電話:0796-2199795或0796-8259287
7星彩开奖